丁晓原:论â?œå…¨åª’体”时代的中国报告文学转型

(2020-02-10 17:05)

ã€?ã€?内容提要

ã€?ã€?以报纸为物质基础的发生于近代的报告文学,在其发生发展的进程中,形成了新闻性ã?æ–‡å­¦æ?§å’Œæ”¿è®ºæ€§ç­‰åŸºæœ¬çš„文体特征ã??¡°å…¨åª’ä½?¡±æ—¶ä»£åª’体传播的多态化、媒体生活的泛化以及由此形成新的非虚构审美文化,显著地推进了中国报告文学的转型ã?‚原有的新闻性有æ‰?弱化,代之以非虚构的故事性,非虚构叙事成为文本文学æ?§å»ºæž„的基本方式。写作主体æ?§é??隐,全知式作者的¡°æŠ¥å‘Š¡±æ¸å˜ä¸ºæœ‰é™è§†è§’çš„¡°å¯¹è¯¡±ï¼Œä½œå“çš„政论性淡去ã?‚书写对象向现实和历史漫溢,题材的窄化已被打å¼?,表达方式的多样化消解着既成的模式化,报告文学在公共性与个人性之间达成新的价值定位ã??£¬无极3ÓéÀÖÓû§µÇ¼¡£

ã€?ã€?关键è¯?

ã€?ã€?¡°å…¨åª’ä½?¡±ï¼›æŠ¥å‘Šæ–‡å­? ;文体转åž?

ã€?ã€?中国报告文学在近代发生,定名äº?20世纪30年代,自成一体ã?è”šä¸ºå¤§è§‚则到改革开放后的文学新时期,推衍至今有百余年的历史。时代生活及其特定的社会存在不仅规制ç?文体çš?¡°å…?¡±ä¸?¡°åº?¡±ï¼Œä¹Ÿå½±å“å®ƒå†…在的¡°æ–‡å˜¡±ã€‚相比其它文体,报告文学与时代关联更为紧密ã?‚作为一种特殊的时代文体,报告文学的与时俱进,是它的题中应有之义。同时,报告文学又是基于新闻传媒生成的文体ã?‚近代è?Œä»Šï¼Œæ–°é—»ä¼ æ’­çš„载体和方式,发生了许多重大的变化。这也直接导引着报告文学文体的转型开新ã?‚言及文体有æ‰?谓大体须有,定体则无之说,大体须有,指文体有其不变的基本定æ?§ï¼Œè€Œå®šä½“则无,意谓文体流转之间没有ä¸?成不变的定格。就报告文学而言更是这样。它çš?¡°å¤§ä½“¡±å°±æ˜¯åŽŸåˆåŸºäºŽæ–°é—»æ–‡å­¦çš„客观真实æ?§ï¼Œå³éžè™šæž„性,这规定了这一文体的根本属性,未可弃置,è?Œå…¶å®ƒçš„属于某个时段æ‰?特有的一些体性,都可能有æ‰?变异。全媒体时代不单是媒体技术和传播形æ?æœ‰äº†å²æ— å‰ä¾‹çš„创新,è?Œä¸”也部分地改变ç?时代生活和人们的价å?¼å–向ã?‚它也以ä¸?种自觉或不自觉的力量,直接改造着报告文学的内涵和书写形æ?ã?‚本文将报告文学置于全媒体时代这ä¸?语境之中,è?ƒå¯Ÿåœ¨æ­¤æ—¶ç©ºä¸­æŠ¥å‘Šæ–‡å­¦è½¬åž‹çš„具体情状,并分析促成这些变化的因素及其意义ã??£¬无极3ÓéÀÖÓû§µÇ¼¡£

ã€?ã€?ä¸? ¡°å…¨åª’ä½?¡±è¯­å¢ƒä¸ŽæŠ¥å‘Šæ–‡å­?

ã€?ã€?¡°å…¨åª’ä½?¡± 并不是一个正式的学术概念,它更多的是作为媒体传播形æ?çš„ä¸?种描述ã??¡°å…?¡±å¯¹åº”的是单一,全媒体¡°å…·ä½“来说,是指综合运用各种表现形式,如文、图、å0、光、电,来全方位ã?ç«‹ä½“地展示传播内容,同时é?šè¿‡æ–‡å­—、å0像ã?ç½‘络等传播手段来传输的ä¸?种新的传播形态ã??¡±ï¼?1]全媒体以现代信息ã?é?šä¿¡ã€ç½‘络技术为前提ï¼?¡°æ˜¯åœ¨å…·å¤‡æ–‡å­—、图形ã?å›¾åƒã?åŠ¨ç”»ã?å0音和视频等各种媒体表现手段基ç¡?之上进行不同媒介形æ?ï¼ˆçº¸åª’、电视媒体ã?å¹¿æ’­åª’体ã?ç½‘络媒体ã?æ‰‹æœºåª’体等)之间的融合,产生质变后形成的一种新的传播形态ã?‚全媒体通过提供多种方式和多种层次的各种传播形æ?æ¥æ»¡è¶³å—众的细分需求,使得受众获得更及时ã?æ›´å¤šè§’度ã?æ›´å¤šå¬è§‰å’Œè§†è§‰æ»¡è¶³çš„媒体体验ã??¡±ï¼?2]这里的诠释,大致上给出äº?¡°å…¨åª’ä½?¡±çš„生成模式和基本特征ã€?£¬无极3ÓéÀÖÓû§µÇ¼¡£

ã€?ã€?21世纪是信息传播的全媒体时代ã?‚全媒体的信息传播,实现对受众最为迅捷的全方位的,最具吸附力的传播效果ã?‚全媒体语境对文学的写作、传播ã?æ¶ˆè´¹ç­‰äº§ç”Ÿé‡è¦çš„影响,对于报告文学文体的影响则更为直接而显著ã?‚从发生论的原本看,报告文学(Reportage)是ä¸?种新闻文学样式ã??¡°æŠ¥å‘Šæ–‡å­¦ä¹ƒè‡³é€šä¿¡æ–‡å­¦çš„名称,是Reportage的译语ã?‚这,是从外国语Report而新造的术语,大概,在外国字典上还没有这个生å­?¡±ï¼?¡°è¿™ç§æ–‡å­¦å½¢å¼ï¼Œå½“然不是从前就有ã?‚这,始终是近代的工业社会的产物ã€?¡±ï¼?3]由报告文学的文体定名,我们可以清晰地发现它具有先在的新闻基因ã?‚报告文学是基于近代新闻传播而发生的ä¸?种独特的写作方式。报纸是其时报告文学的基本载体,作为ä¸?种特殊的公共空间,报纸吸引读者的是它承载的最新è?Œé‡è¦çš„新闻信息。原先过于简略的消息,已不能满足受众的阅读需求,这样ä¸?种既新闻也文学的新的写作方式就应运è?Œç”Ÿã€‚从报告文学发生、发展的历史看,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其关键词是新闻ã?‚报告文学是新闻的衍生品,或者就是新闻的ä¸?种品类ã??£¬无极3ÊÖ»úµÇ½µÇ½¡£

ã€?ã€?作为ä¸?种独特的新闻文学样式,报告文学的发生、发展与媒体方式以及特殊的媒体生态有ç?直接的链接ã?‚在传统媒体时代,由于媒体存在着更多的有限æ?§å’Œåˆ¶çº¦æ€§ï¼ŒæŠ¥å‘Šæ–‡å­¦æ‰¿æ‹…ç?独特而重要的新闻传播功能,报告文学文体的优势很大程度上来自其特殊的新闻æ??¡°çº¢åˆ©¡±ã€‚我们è?³ç†Ÿèƒ½è¯¦çš„报告文学作品ã?Šè°æ˜¯æœ€å¯çˆ±çš„人》ã?Šä¸ºäº†å…­åä¸€ä¸ªé˜¶çº§å…„弟ã?‹ã?ŠåŽ¿å§”书记的榜样¡ª¡ªç„¦è£•ç¦„ã?‹ç­‰ï¼Œæœ‰æ—¶è¢«æŒ‡ç§°ä¸ºæ•£æ–‡ç‰¹å†™æˆ–新闻通讯,这正是报告文学新闻化的例证。其时的作品大多ä¸?¡°æ–‡å­¦çš?¡±æŠ¥å‘Šï¼ˆæ–°é—»ï¼‰ï¼Œä¸­å¿ƒè¯æ˜¯æ–°é—»ï¼Œå–事关注新闻题材,篇幅多为快捷è?Œæˆçš„短制ã?‚在20世纪80年代轰动ä¸?时的《中国的¡°å°çš‡å¸?¡±ã€‹ã?Šå›½æ®‡ã?‹ã?Šä¼æœ¨è?…,醒来!ã?‹ç­‰¡°é—®é¢˜æŠ¥å‘Šæ–‡å­¦¡±ï¼Œä¸Žå…¶è¯´æ˜¯æŠ¥å‘Šæ–‡å­¦çš„成功,å?’不如说是新闻å?ŸæŠ¥å‘Šæ–‡å­¦çš„形式而代偿的特殊影响。新闻æ?§å¥ å®šäº†è¿™äº›ä½œå“çš„基本价值和功能。及è‡?¡°å…¨åª’ä½?¡±æ—¶ä»£ï¼Œæ–°é—»ä¼ æ’­çš„便捷化ã?å¤šæ€åŒ–、即时æ?§ç­‰ï¼Œæ˜¾è‘—地改变ç?报告文学的写作和接受,报告文学原有的写作制式受到了直接的挑战。先是有评论家发出极具刺æ¿?性的¡°æé¾™å·²æ­»¡±çš„预警,¡°æœ‰ä¸€ç§æ–‡ä½“确实正在衰亡,那就是报告文学或纪实文学¡±ï¼?¡°è®©æˆ‘们确è®?¡®æé¾™å·²æ­»¡¯¡±ï¼?4ï¼½ã?‚此后,曾经发表过ã?Šå“¥å¾·å·´èµ«çŒœæƒ³ã?‹ç­‰é‡è¦ä½œå“çš„ã?Šäººæ°‘文学ã?‹ï¼Œå¼ƒçŽ°æˆçš„报告文学之名不用,开è®?¡°éžè™šæž?¡±ä¸“栏ï¼?¡°å¸Œæœ›ç”±æ­¤æŽ¢ç´¢æ¯”报告文学或纪实文学更为宽阔的写作,不是虚构的,但从个人到社会,从现实到历史,从微小到宏大,我们各种各样的关切和经验能在文学的书写中得到呈现¡±ï¼?5ï¼½ã?‚一时引发了报告文学与非虚构的称名之争ã??£¬无极3ÊÖ»ú¿Í»§¶ËµÇ¼¡£

ã€?ã€?也许,问题的实质并不在于此ã?‚无论是预告报告文学消亡,还是干脆弃之不用,这都可以促使报告文学作家反躬自省,审察既成的写作可能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在非虚构å?¡å¯¼è€?¡°å¸Œæœ›¡±å¼?拓的¡°æ›´ä¸ºå®½é˜”的写ä½?¡±ä¹‹ä¸­ï¼Œæ‰€åŒ…括çš?¡°ä¸ªäºº¡±¡°å¾®å°¡±¡°å„种各样的关切和经验¡±ï¼Œæ­£æ˜¯æŠ¥å‘Šæ–‡å­¦æ‰€ç¼ºå¤±çš„ã?‚时代æ?§æ˜¯æŠ¥å‘Šæ–‡å­¦çš„基本特征,因此自然éœ?要报告现实的重大题材,相应地构建宏大叙事。这是现实存在和主流意识形æ?å®šåˆ¶çš„ä¸?种具有某种合法æ?§çš„规则。但如果只偏至国家叙述这ä¸?端,忽视现实生活的广阔ã?ä¸°å¯Œå’Œå¤æ‚,这并不符合客体世界的æ?»ä½“性真实,陷入ä¸?ç§?¡°é«˜å¤§ä¸?¡±çš„窄化ã?‚与这种窄化不无关联的是基于宣传功能预设的某种新闻æ?§å™äº‹ï¼Œæ­¤ä¸ºæ—¢æˆçš„定势和定式。无论是题材的偏窄,还是叙事的模式化,既脱离了报告文学反映对象的实际,又搁置了在新的时代,新的媒体语境中,接受è?…对写实类作品的新需求ã?æ–°æœŸå¾…。文体的某种固化,必然会导致它活力的弱化。这样,报告文学的转型,就不只是现实变化的客观使然,也是这一文体葆有内生动力的需要ã??£¬无极3ÓéÀÖÊÖ»ú°æ¡£

ã€?ã€?全媒体时代是文学纪实转向的时代ã?‚现代科æŠ?日新月异,人类创造的种种奇迹和现实存在的光æ?ªé™†ç¦»ï¼Œè¶…出过往人们的想象和虚构。全球化、信息化的便捷,将现实生活中的故事æ?§ã?ä¼ å¥‡æ?§ï¼Œä»¥å®žæ—¶çš„、全媒体的方式传输给受众,这些真实存在的故事和传奇,部分地替代了原先虚构的文学世界,甚至有过之è?Œæ— ä¸åŠã€‚这样,真实就不只是ä¸?ç§?¡°åŽŸåž‹çš?¡±çœŸå®žï¼Œè?Œä¸”本身也构成一ç§?¡°è‰ºæœ¯çš?¡±çœŸå®žã€‚正如有学è?…所指出的,¡°å¦‚果说以å¾?时代的读者还能基本满足这种虚构的真实的话,那也只能说以往的人们对真实性的要求首先在一种艺术æ?§ï¼Œè€Œä¸åœ¨çœŸå®žæ?§ã?‚但是在今天,当现实本身充满了艺术化的虚幻感的时候,¡®çŽ°å®žçœŸå®ž¡¯æœ¬èº«ä¾¿æˆä¸ºå½“代人对艺术æ?§çš„ä¸?种追求和苛求ã€?¡±ï¼?6]我当然不会认同虚构艺术已经终结,就像报告文å­? ¡°æé¾™å·²æ­»¡±ä¸?样,但可以切实感受到的是,纪实俨然成为现时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由此,包括报告文学在内的纪实文学或是非虚构文学,就有了更大的书写空间和更多的读者需求ã?‚正因为这样,非虚构写作日渐成为ä¸?个世界æ?§çš„热点ã€?£¬无极3×î¸ß·´Ë®¡£

ã€?ã€?这是当代文学éœ?求侧这一方面æ‰?出现的一种大势ã?‚因此,从写实æ?§æ–‡å­¦ï¼Œè¿™é‡Œä¸»è¦æ˜¯æŒ‡æŠ¥å‘Šæ–‡å­¦ä¾›ç»™ä¾§è¿™ä¸?端看,需要提供更有质量ã?æ›´å—读者欢迎的作品,才能切合顺应这种大势ã?‚所è°?¡°åˆ‡åˆ¡±ï¼Œå…¶ä¸­åŒ…含诸多议题,如果从文体内部来看,æœ?为重要的可能就是如何在报告文学文体审美æ?§å»ºæž„中,凸显它自身独特的ã?ä¼˜é•¿çš„文本魅力。在全媒体时代,信息的发达使报告文学本来赖以立体的新闻æ?§ä¼˜åŠ¿æ˜Žæ˜¾å‡å¼±ã?‚更多的时å?™ï¼ŒæŠ¥å‘Šæ–‡å­¦æ˜¯åœ¨æ–°é—»ç»“束之处、热点消隐之时,å¼?始展现它的文体功能ã?‚与此相应,其文本的形æ?ä¸Žå†…质等都发生ç?新变:比如从原先重视¡°åˆå§‹çš?¡±æ–°é—»æ€§åˆ°é‡è§†æ–°é—»èƒŒåŽçš„故事æ?§ã?ä»Žé‡è§†å½“下叙事到注意开掘历史叙事ã?ä»Žå¼ºè°ƒå®å¤§å™äº‹åˆ°å…³æ³?¡°å°å¾®å™äº‹¡±ï¼›ä»Žé‡è§†æ–°é—»æŠ¥å‘Šåˆ°å¼ºåŒ–故事叙说,以文学æ?ç»´ç»Ÿæ‘„报告文学写作,重视叙事本身的表现力;从单ä¸?的语è¨?文字叙事到多媒体叙事(摄影ã?å½±è§†ã?å›¾åƒç­‰ï¼‰ã?ä»Žçº¸è´¨åª’介到电子媒介ã?å¾®ä¿¡å…¬å·ç­‰ã€?£¬无极3Ïß·¼ì²â¡£

ã€?ã€?这些变化使报告文学能更开阔地拥抱多样多质的现实与历史,漫溢生活的四面八方;更重要的是它以与时俱进的方式,从全媒体时代受众的深度细分中,以文体新魅力的创é? å’Œå¢žå?¼ï¼Œæœ‰æ•ˆåœ°å¸é™„了读è?…的关注和社会的视听。报告文学正是在诸多变化转型中,æ¿?活了它内在的活力,开启了文体的新景ã?‚至此,如果不是虚无或偏æ¿?者,就不会再对这ä¸?文体存在的价值无è¨?漠视。相反,我们能看到有论è?…能对报告文学作出这样的肯定ï¼?¡°çŽ°å®žé¢˜æçš„报告文学ã?çºªå®žæ–‡å­¦åˆ›ä½œä¸€å®¶ç‹¬å¤§ï¼Œä¼˜åŠ¿æ˜Žæ˜¾ï¼Œå°¤ä»¥æ?»ç»“成就、颂扬英模ã?åæ˜ æ–°æ°”象的作品增长较大,有的也确实产生了不小影响ã€?¡±ï¼?7]我以为报告文学倒不必自得于¡°ä¸?家独å¤?¡±ä¹‹è¯´ï¼Œä½†å¯ä»¥ä¹è§çš„是报告文学不再被歧视,具有了它应当有的文体地位ã€?£¬无极3ÓéÀÖ´úÀíÔõôÑù¡£

ã€?ã€?äº? 题材转型¡ª¡ªçŽ°å®žä¸ŽåŽ†å²çš„多向拓展

ã€?ã€?全媒体时代新闻多形æ?ä¼ æ’­çš„强势,改变着既有的传播和接受的格å±?。不用说纸媒已没有了曾经的垄断æ?§ï¼Œå°±æ˜¯ç”µè§†åª’体、广播媒体,也受到了网络媒体、移动智能手机终端等严重削弱。这样对原先相对依赖于新闻æ?§é¢˜æçš„报告文学写作必然会产生直接的影响。早先新闻媒体无法报道的ä¸?些材料,可以借道报告文学的形式推出,现在这种报告题材的初始æ?§åŸºæœ¬ä¸å†å…·æœ‰ã?‚原先报告文学写作比较多地å?šé‡äºŽé¢˜æçš„重大,现在由于多媒体对其多维度多形æ?çš„挖掘,使读è?…减弱了接受兴趣和期待ã?‚这些情况促使报告文学在题材摄取方面出现相应的变化ã?‚作者注意对写作题材从现实和历史两个端面作æ?»ä½“性的双向拓展,同时,在现实题材和历史书写两端又各自进行开疆拓土ã?‚在现实题材报告方面,既重视重大题材、时代杰出人物等的写作,如徐剑的《东方哈达ã?‹ã?ä½•å»ºæ˜Žçš„ã?Šæµ¦ä¸œå²è¯—ã?‹ã?æŽé¸£ç”Ÿçš„ã?Šéœ‡ä¸­åœ¨äººå¿ƒã€‹ã?é™ˆå¯æ–‡çš„ã?Šè¢éš†å¹³çš„世界ã?‹ã?çŽ‹å®ç”²çš„ã?Šä¸­å›½å¤©çœ¼ï¼šå—仁东传》等作品,分别记写青藏铁路建设ã?æµ¦ä¸œå¼€å‘开放ã?æ±¶å·å¤§åœ°éœ‡å’Œè¢éš†å¹³ã€å—仁东等重大典型人物,其中有的作品以史诗之笔书写史诗æ?§çš„伟大创é? ï¼Œä»¥å®å¤§å™äº‹çš„方式,讲述展示中华力量ã?ä½“现时代精神的中国故事,其时代æ–?¡°å²è®°¡±çš„价值不è¨?而喻。与此同时,又不唯重、唯大是取,也关注有价å?¼çš„日常生活题材的叙写,展现更具广泛性ã?å…¸åž‹æ?§çš„基层大多数人的生存景象和精神世界,由此开拓报告文学的话语新空间ã?‚ã?Šäººæ°‘文学ã?‹ç­‰å€¡å¯¼çš„非虚构写作,其积极意义在于顺应了报告文学存在语境的新变化,打破报告文学渐显僵化的写作模式,为报告文学提供了新的写作伦理和新的表达可能ã?‚如陈庆港的《十四家¡ª¡ªä¸­å›½å†œæ°‘生存报告ï¼?2000¡ª2010)ã?‹ï¼ŒåŽ†ç»10年,跟踪调查采访对象,记叙的是中西部4çœ?14å®?10年间虽有进展但依然艰难的日常生活状况,作者以社会学田野作业的方式和功夫,以小见大地反映现实中国另外的真实存在ã€?£¬无极3ÓéÀÖÓû§µÇ¼¡£

ã€?ã€?在题材向现实生活做多向拓展的同时,报告文学作者还致力于从历史的回溯中挖掘材料。é?šå¸¸è®¤ä¸ºï¼ŒæŠ¥å‘Šæ–‡å­¦çš„新闻性意指着它应当再现行进中的当下现实ã?‚这样的理解大体上是得体的,但是又不够完整ã?‚这里我们需要对新闻的概念作ä¸?基本的规定ã?‚新闻是对新近发生或发现的有价å?¼äº‹å®žçš„报道。新近发生是指即时的或近时的新闻,è?Œæ–°è¿‘发现其关涉的时差具有很大的弹æ?§ï¼Œè¿™ä¹Ÿä¸ºæŠ¥å‘Šæ–‡å­¦çš„历史书写提供了é?»è¾‘依据。历史报告文学或者说史志报告文学在新时期已经存在,主要是ä¸?些历史反思æ?§çš„报告文学。其时,思想解放、拨乱反正的春风å¼?始解冻冰面下的历史,历史书写因其现实与历史的对话,主题关联着改革å¼?放的时代主题ã€?£¬ä¸æ™“原:论â?œå…¨åª’体”时代的中国报告文学转型¡£

ã€?ã€?进入21世纪,历史非虚构写作数量æ¿?增ã??¡°é²è¿…文学å¥?¡±æ˜¯ä¸€ä¸ªé£Žå‘标,也是我们观察文学创作变化的ä¸?个有效视窗ã??2010年第5å±?¡°é²è¿…文学å¥?¡±æŠ¥å‘Šæ–‡å­¦å¥–初评入å›?22部(篇)作品中,æœ?9部是历史题材作品ã€?2014年第6å±?¡°é²è¿…文学å¥?¡±å‚评报告文学奖的作品190多部(篇),历史题材的作品有60部(篇)ã€?2018年第7å±?¡°é²è¿…文学å¥?¡±å‚评报告文学的作品有230部(篇),其中ã?Šè¥¿é•¿åŸŽã€‹ã?Šå›´å›°é•¿æ˜¥ã?‹ã?Šå®ˆæœ›åˆå¿ƒã?‹ã?Šä¸–界是这样知道长征的:长征叙述史ã?‹ã?Šæ­¤å²¸ï¼Œå½¼å²¸ã€‹ã?ŠæŠ—战è?å…µå£è¿°åŽ†å²ã€‹ã?Šä¸€ä¸ªæˆ´ç°å¸½å­çš„人ã?‹ã?Šå¤§å†™è¥¿åŸŸã?‹ç­‰ä¸ºåŽ†å²ç±»é¢˜æä½œå“ï¼Œå æ¯”也比较大ã?‚这些作品对历史的涉面是多向的,有的是影响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有的则是存留在历史皱褶里的微尘,但却是可以洞见社会巨大存在的化石ã?‚之æ‰?以出现这样的情形,首先是因为历史题材本身æ‰?具有的价值和魅力。现实是历史的流向,历史是现实的背景。读者的精神心理å¾?å¾?存在于历史与现实的勾连之中ã?‚其次是全媒体更多关注当下发生的五光十色的新闻,而对沉寂的具有某种弱新闻性的历史题材关注度相对较低ã?‚正是在这里,丰富的沉入时间地平线以下的人与事等,成为报告文学不竭的写作资源库藏ã€?£¬æ±Ÿè‹ä½œå®¶ç½?¡£

ã€?ã€?关于报告文学历史书写的可能æ?§ï¼Œå­¦ç•Œå’Œè¯„论界存有质疑ã€?¡°¡®åŽ†å²é¢˜æ¡¯çš„报告文学创作极难或几乎不可能实çŽ?¡®éžè™šæž?¡¯çš„叙述要求ã?‚无论是整体还是å±?部ã?ç‰¹åˆ«æ˜¯åœºé¢æˆ–细节的描写,在完全失去了采访当事人的情况下,要实现既是¡®æŠ¥å‘Š¡¯åˆæ˜¯¡®æ–‡å­¦¡¯çš„具体生动的¡®éžè™šæž?¡¯å™è¿°ï¼Œå‡ ä¹Žæ˜¯ä¸å¯èƒ½çš„ã€?¡±ï¼?8]持论è?…提出的问题在æ?§è´¨ä¸Šåˆå›žåˆ°äº?¡°æŠ¥å‘Š¡±ä¸?¡°æ–‡å­¦¡±èƒ½å¦ä¸?体相生的本源。对此,大量得到读è?…和专业读è?…认可的作品已经作出了回答ã?‚这里的关键点之ä¸?是有ä¸?些历史写作无法采访当事人,如何达æˆ?¡°æŠ¥å‘Šæ–‡å­¦¡±ï¼Ÿè¿™ç¡®å®žæ˜¯ä¸€ä¸ªçœŸå®žçš„问题。事实上,有不少史志类作品很明显存在ç?¡°ç©¿è¶Š¡±å’?¡°æ¼”义¡±ï¼Œä¸Žéžè™šæž„的原则相去甚远。但这又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ã?‚因为,能采访到当事人,当然更能达成写作的真实æ?§ï¼Œä½†è¿™ä¹Ÿå¹¶ä¸èƒ½ä¿è¯å……分的真实æ?§ã?‚真实æ?§æ˜¯ä¸?个复杂的命题。报告文学的写作是一种需要作者诚实的写作,在主观上不能故意虚构ã?‚历史写作在实现非虚构方面更具难度,这就éœ?要作者更多地采用田野调查、知识è?ƒå¤ã€æ–‡çŒ®ç ”读等方式,é?¼è¿‘写作对象,尽可能历史地还原历史存在本身,不能因为片面求取文学性è?Œä¼¤å®³å…¶æ ¹æœ¬çš„历史æ?§ã?‚我们也不能依据普é?‚的文学性标准,来要求报告文学,尤其是历史题材的报告文学。历史题材报告文学,只要遵循其写作的基本伦理,不仅是有可能的,è?Œä¸”也是富有价å?¼çš„ã€?£¬ÓéÀÖ¡£

ã€?ã€?ä¸? 个人经验的导å…?¡ª¡ªåœ¨ä¸ªäººæ??与公共æ?§ä¸­ä¹¦å†™

ã€?ã€?通常认为,报告文学是ä¸?种公共写作模式,这种模式首先导源于它本有的基于社会传播的新闻属æ?§ã?‚新闻由于其特定制度的设置和意识形æ?çš„导向,主要与时代大局及社会大众相关联,基本上没有接é?šä¸Žä¸ªäººæ€§ç»éªŒè”系的可能。在中国报告文学发展史上,很长时间里报告文学是一种新闻的替代品,两è?…之间更多体现为异构同质。同质是由相近的宣传功能æ‰?定制的,因此,有ä¸?种普遍的政治性偏至,成为与现实政治关联紧密的文体,许多作品被视为特殊çš?¡°æ”¿æ²»æ–‡æœ¬¡±ã€?¡°ä¸»æ—‹å¾?¡±çš„公共æ?§å·®ä¸å¤šå›ºåŒ–为这ä¸?种文体写作的基本制式。其次,也与报告文学的历史传统有关ã?‚一些被指称为经典的作品,无ä¸?不关涉社会批判和时代典型的讴歌ã?‚如夏衍的ã?ŠåŒ…身工》ã?é­å·çš„《谁是最可爱的人》等作品,前者é?šè¿‡¡°åŒ…身å·?¡±éžäººç”Ÿæ´»çš„特写和细述,对旧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惨状作了深刻的揭露,后者则以多个典型事例,真切而深情地书写了新中国志愿军将士伟大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再次,我们已有的重要文学评奖,基本上拒绝了个人叙事的写作,大多数的获奖作品是一些国家和社会叙事çš?¡°å¤§ä½œ¡±ã€?£¬Óû§¡£

ã€?ã€?这些存在,也影响到读者对这一文体的认知,以为作为特殊的时代文体,报告文学应当对大时代作宏大叙事,而对无关宏旨的个人æ?§å†™ä½œéœ€æ‹’之门外。报告文学从它的发生机理和基本功能看,更注重社会性写作,这是有它的合理æ?§çš„。但是过度地拒绝个人性写作,这不符合反映对象的自在é?»è¾‘。客观存在是ä¸?个多面体,社会生活关联着组织和个体ã?‚从个人性与社会性的关系看,个人是社会的细胞,个人离不开社会孤立地存在,而社会是由个人和组织建构的有机体。再从个人生活与文学书写的关系看,个人生活不仅是文学再现的重要空间,而且由此相生的文学写作的个æ?§æ?§ï¼Œæ˜¯æ–‡å­¦æˆä¸ºæ–‡å­¦çš„基本要素。作为社会写作方式的报告文学,许多作品既拒绝了写作对象的个人生活内容,也排斥了文本建构中的个人æ?§å­˜åœ¨ã?‚由此é? æˆä½œå“çš„基本文学品相较差,文学性偏弱,严重地影响了报告文学的文体å0誉ã?‚因此,在报告文学写作中有机地导入个人经验,通过个人性é?è§ç¤¾ä¼šæ€§ï¼Œé€šè¿‡ä¸ªä½“生命观照人类精神,在公共性和个人性中形成某种张力,这对于这一文体新的价å?¼ç”Ÿæˆæ˜¯å¾ˆæœ‰æ„ä¹‰çš„ã??£¬µÇ¼¡£

ã€?ã€?全媒体时代的文化生æ?ä¸ºæŠ¥å‘Šæ–‡å­¦çš„个人æ?§å†™ä½œæä¾›äº†å¯èƒ½ã€‚全媒体的传播形成了更为强势的公共空间,主流意识形æ?çš„管理更为强化,但同时又促成了具有相对自由度的私人空间的生成ã?‚社会的流动性增大,个人的自主æ?§ã?ä¸»ä½“æ?§è¿›ä¸?步提升,个人角色在社会中的影响力日益彰显。个人故事对于普通读者更具吸引力,读者从他è?…的人生行旅和心路历程中获得直接的参照或感悟。这些自当成为报告文学书写的ä¸?部分重要质料。打å¼?个人经验与报告文学写作之间é?šé“的契机,是非虚构写作大张旗鼓的å?¡å¯¼ã€?¡°éžè™šæž?¡±å…¶å®žä¸æ˜¯æ–°çš„物事,它源自美国20世纪60年代出现çš?¡°éžè™šæž„小è¯?¡±ï¼ˆNonfiction Novel)ã?‚当年的非虚构与今日的非虚构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即由非虚构与虚构的融合到对虚构的拒绝。我们一些非虚构的言说è?…和写作者,依然含混ç?虚构与非虚构,自损非虚构写作的基本伦理,由此对读者é? æˆä¸?些误导ã?‚全媒体语境中的非虚构,它以取材的基层æ?§ã?å™äº‹çš„在场性和内容的个人æ?§ç­‰ï¼Œæœ‰æ•ˆåœ°è¡¥è¶³äº†æ—¢æˆæŠ¥å‘Šæ–‡å­¦å†™ä½œå­˜åœ¨çš„ä¸?些缺失,特别是个人æ?§çš„进入,激活并丰富了报告文学的话语空间和叙事内存,打é?šäº†æŠ¥å‘Šæ–‡å­¦ä¸Žæ™®é€šäººç‰©ã?æ—¥å¸¸äººç”Ÿçš„关联,建构了ä¸?种接活地气ã?å……满真实生活质感的朴素写作形æ?ã?‚在报告文学写作中,国家叙事、主旋律叙事之外,还应当有基于普通人日常生活的个体生命叙事ã?‚只有这样,才能呈现ä¸?个更为完整ã?åšå¤§ã?å¤šè´¨ï¼Œå› è?Œä¹Ÿæ›´çœŸå®žçš„现实和历史的时空ã€?£¬g¡£

ã€?ã€?报告文学中的个人性书写,有一种是以自叙的方式展开的,其中又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全自叙写作,张雅文的《生命的呐喊ã€? 是一部自传体长篇报告文学。人生历程的丰富多彩,个体生命的跌宕起伏,其中的故事性ã?ä¼ å¥‡æ?§ï¼Œä½¿ã?Šç”Ÿå‘½çš„呐喊》的叙事充盈饱满,对读è?…别具吸引力。阅读作品,读è?…可深切地感受到自叙者生命的进取、坚韧和创é? åŠ›ã€‚在生命的低吟和呐喊中,不只有一种励志的力量,也可从与社会历史变动的联系中,瞭望大时代的面影。这部作品获得第五届¡°é²è¿…文学å¥?¡±æŠ¥å‘Šæ–‡å­¦å¥–,可谓是此种写作获得认可的ä¸?种标志ã?‚另ä¸?种模式是å±?部自叙ã?‚何建明的ã?Šæµ¦ä¸œå²è¯—ã?‹æ˜¯ä¸?部致敬浦东开发开放伟大创举的长篇,作品设计了史诗的构架,以充满激情和诗美的笔墨,再现了浦东伟业设计è?…ã?å†³ç­–è?…ã?å»ºè®¾è?…和见证者有关浦东的故事,还原了浦东地标性建筑背后曾经的场景。这是一部题材题旨和内容配置都很重大的作品,但作者特置了ä¸?个个人æ?§æ„å‘³åè¶³çš„序篇《太阳升起的地方ï¼?¡°å…¬ä¸»¡±ç››è£…而归》ã?‚序篇有奇美的想è±?¡ª¡ªé»„浦江是爱情之河,浦东与浦西是一对意味深长的恋人;更有苦涩无奈的家族¡°ä¸Šæµ·æ•…事¡±å’Œä¸ªäººçš„创伤记忆,作者叙说曾祖父、祖父和父亲三代在上海讨生活的家族史,也告诉读è?…在外滩与女友约会的窘境。作品由这样的私人叙事领起,与全篇的宏大置备形成了看似不搭的反差,è?Œè¿™ç§åå·®ç”Ÿæˆäº†å¯Œæœ‰å¼•åŠ›çš„叙事张力ã?‚读者正是在这样真切的贴近的小叙事的导引下,进入到浦东气势恢宏的史诗书写之中ã€?£¬无极3ÓéÀÖÓû§µÇ¼¡£

ã€?ã€?报告文学的写作既要站在高位,瞩望国是大政,为历史留存民族前行的宏大全景,也要紧贴大地,将镜头对准生活中的大多数,反映普é?šäººå¹³å‡¡è€Œæ„Ÿäººçš„生活。不仅要有宏大叙写,更要富有生活质感,并能联通大时代的个人生活故事的讲述。四川青年作家陈果的长篇《勇闯法兰西》,主人公是ä¸?位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é€?休职工罗维孝。罗维孝单车骑行115天,穿越8个国家,从四川到法国,行ç¨?3万里。陈果的作品不只是书写了ä¸?个极限运动è?…的个人故事,更重要的是融进äº?¡°ä¸ç»¸ä¹‹è·¯¡±çš„国家主题ã?‚最值得看重的,是é?šè¿‡ä¸?个特殊个体的故事,生动地反映出改革开放以来普通中国人的精神强健和个æ?§å¼ æ‰¬ã?‚这对于ä¸?个民族来说,是最为珍贵的进步。由此可见,报告文学有意义的个人书写,不æ˜?¡°ä¸?地鸡æ¯?¡±å¼çš„私人写作,è?Œæ˜¯èƒ½å¤Ÿè”é?šä¸ªäººç”Ÿæ´»ä¸Žæ—¶ä»£åŽ†å²äº¤äº’多意的有机体ã€?£¬ä¸æ™“原:论â?œå…¨åª’体”时代的中国报告文学转型¡£

ã€?ã€?å›? 叙事重心的偏è½?¡ª¡ªä»Žæ–°é—»æ?§åˆ°æ•…事æ€?

ã€?ã€?新闻性无疑是报告文学重要的本体æ?§ç‰¹å¾ä¹‹ä¸?,但这种新闻性在报告文学的演化发展中有着不同的表征ã?‚在报告文学更多地作为新闻的替代品时期,新闻性不只是强调它的真实性ã?çŽ°å®žæ?§ï¼Œä¹Ÿå¾ˆæ³¨é‡å®ƒçš„时效性ã?‚作品所写多为新闻事件ã?æ–°é—»äººç‰©ï¼Œç¯‡å¹…大多较短。到了报告文学文体独立自觉时期,新闻性义项中更注重真实æ?§å’ŒçŽ°å®žæ€§ï¼Œå¼ºè°ƒä½œå“æ‰?写的现实意义和时代价值,对时效æ?§çš„要求有所弱化。这ä¸?时期,应合于社会的需要和文体功能的变化,新闻性中增列了信息量的要求ã?‚新时期报告文学代表性作家陈祖芬指出ï¼?¡°åŠè‡³æ”¹é©è¿›å…¥åˆ°ä»Šå¤©ï¼Œå‘ˆçŽ°åœ¨æˆ‘面前的是社会的一个一个横断面,是ä¸?个一个群体的形象。如果囿于一人一事的报告文学,传递的信息量太有限ã€?¡±ï¼?9]另ä¸?位报告文学作家尹卫星也有相同的观点:¡°çŽ°åœ¨äººä»¬å–œæ¬¢çš„一些报告文学信息量比较大,报告文学要有它的信息量和史料价å?¼ã??¡±ï¼?10]他们认为报告文学面对新的报告对象,应注重扩充作品的信息容量,即要有信息量,这个信息量就是其时对新闻性的新的解读。与此相应,报告文学的结构模式有了取新,这些结构样式都是适配于作品信息增容需要的ã€?£¬æ±Ÿè‹ä½œå®¶ç½?¡£

ã€?ã€?在全媒体时代,报告文学新闻æ?§ä¸­çš„时效诉求渐次é??位ã?‚有不少论è?…和写作者,以非虚构文学置换报告文学。我当然不认同这样的举动。但是这种置换从某种角度上说,可表示为以非虚构æ?§æ›¿æ¢åŽŸæ¥çš„新闻性(报告),也就意味ç?报告文学新闻性中时间性的概念已经减持。全媒体时代,以非虚构æ?§è¡¨å¾æˆ–部分表征报告文学的新闻æ?§ï¼Œå·²ä½“现为文体自身发展的一种é?»è¾‘了ã?‚报告文学作家在持守新闻的非虚构性,注重作品价å?¼çš„现实性的前提下,致力于挖掘题材深度的内在的质料,在看似弱化了新闻性的报告对象中,通过深入细致的采访ã?ä½“验等,寻得能反映写作客体本真又为读è?…感兴趣的有意义有趣味的故事。由基于新闻性偏转至基于非虚构的故事性,是全媒体时代报告文学写作的一种重要转向ã?‚这种转向,ç?眼于使报告文学由新闻回到叙事文学,回到文学ã?‚这是这ä¸?文体顺应全媒体文化生态变å±?的有为转型ã?‚在这一转型过程中,报告文学通过非虚构叙事魅力的创é? ï¼Œè¾¾æˆä½œå“æœ?优化的阅读预设,以获得最大化的接受效果ã??£¬ÓéÀÖ¡£

ã€?ã€?过往我们总是强调报告文学与小说的区别与分离ã?‚如果从非虚构æ?§è§’度è?ƒè™‘,这无疑是十分必要的,这事关报告文学的根本体性ã?‚但同时,我们不能无视报告文学文体构成要素的辩证关联,即不只æ˜?¡°æŠ¥å‘Šçš?¡±æ–‡å­¦ï¼Œè§„定它的客观真实æ?§ï¼Œè€Œä¸”也应当是¡°æ–‡å­¦çš?¡±æŠ¥å‘Šï¼Œæ˜¯ä¸?种文学的形式。从某种角度而言,报告文学从附庸到独立的过程,正是两者有机融合不断深化优化的过程。读者对报告文学的不满足,就是文学滋味的寡淡。因此,在全媒体时代报告文学回到叙事文学本身,既是对读è?…期待的回应,也是对这一文体内在规律的一种尊重ã?‚如果从叙事性的视角观照,报告文学与小说都属于叙事文学样式,它们都是通过叙事再现对象世界。虽然两者叙事生成的性质相异,但是叙事对文本建构的功能却是近似的,具有许多相通之处ã?‚在报告文学写作中,我们既要坚持它的非虚构æ?§çš„底线,又要注意走出与小说文体对立的æ?ç»´å®šåŠ¿ï¼Œåœ¨æ–‡æœ¬å™äº‹è®¾ç½®ç­‰æ–¹é¢ä½œå¿…要而有机的借取。这不仅可以融é?šæŠ¥å‘Šæ–‡å­¦ä¸Žéžè™šæž„文学的人为的隔绝,而且能够通过非虚构叙事审美的建构,获得抵达报告文学文学æ?§çš„有效路径ã€?£¬Óû§¡£

ã€?ã€?从时间的维度上看,新闻æ?§æ›´å¤šæŒ‡å‘存在的当下情状,è?Œæ²‰å…¥å…¶èƒŒåŽçš„故事æ?§æ›´å…·æœ‰æ˜¾ç¤ºäº‹å®žåŽŸå›¾åŠå…¶æ„ä¹‰çš„可能ã?‚从读è?…普遍的阅读经验看,他们更愿意阅读具有真实è?Œæœ‰æ•…事性的作品。这是因ä¸?¡°æ•…事的生物学æ€?¡±å…³è”ç?人类生命中某种密码,¡°å¾ˆéš¾æƒ³è±¡å™äº‹ä¸æ˜¯æˆ‘们本能的一部分¡±ã€?¡°æˆ‘们视自己的生活为一种叙事,这就是为ä»?么我们对他人的叙事如此着è¿?¡±ï¼?11ï¼½ã?‚叙事所具有çš?¡°ç”Ÿç‰©å­¦æ??¡±æˆ–生命本体æ?§ï¼Œæ­£æ˜¯å™äº‹ç¾Žå­¦å‘生的重要机理ã?‚尽管新时期是一个报告文学的时代,但其时报告文学æ‰?产生的重大影响,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它与社会政治的某种共振ã?‚è¿›å…?21世纪,报告文学进入真正的自觉时期,其重要表现就是对作品叙事与故事性的普遍重视。报告文学作家充分认识到非虚构叙事是报告文学本体建构的基ç¡?,所以在创作中将故事性作为一种特别的要素加以内置,叙事成为作品的主要表达方式ã€?£¬µÇ¼¡£

ã€?ã€?何建明的《部长与国家》ã?æŽé¸£ç”Ÿçš„ã?Šåƒå¤ä¸€æ¢¦ã?‹ã?å¾å‰‘的《大国重器ã?‹ã?çŽ‹æ ‘增的ã?Šè§£æ”¾æˆ˜äº‰ã?‹ã?é“æµã?å¾é”¦åºšçš„ã?Šå›½å®¶è®°å¿?¡ªä¸?本ã?ˆå…±äº§å…šå®£è¨€ã€‰çš„中国传奇》等作品,报告现实与历史种种有意味题材,作è?…在写作中充分尊重书写对象本身的复杂性ã?å¤šæ ·æ?§ï¼Œå†™å‡ºäººç‰©ä¸Žäº‹ä»¶æœ¬æœ‰çš„故事性,挖掘蕴含其中的传奇æ?§ï¼Œä½œå“ä»¥é¢˜æè‡ªå¸¦çš„独特价å?¼å’Œæžå¯Œæ•…事性的叙写,生成了非虚构叙事应当具有并且能够达成的审美魅力。赵瑜的《寻找巴金的黛莉》是其中的代表æ?§ä½œå“ã?‚作品的主人公赵黛莉曾是太原女师的学生,因为喜欢巴金的小说è?Œç»™å·´é‡‘写信,年轻的巴金复信黛莉7封ã?‚赵瑜机缘巧合获å¾?7封原信,历时两年多艰难寻找赵黛莉。作品以¡°å¯»æ‰¾¡±æ¨¡å¼å±•å¼€å™äº‹ï¼Œè¿˜åŽŸå¼•äººå…¥èƒœçš„寻找过程,复现主人公历经70多年的曲折人生ã?‚这是一种个人æ?§å™äº‹ï¼Œä½†æ—¶ä»£ç¤¾ä¼šå·¨å¤§çš„投影随处可见。是个人史,又是社会史,人生滋味和历史况味交融一体,可嚼味沉思ã?‚ã?Šæ­¤å²¸ï¼Œå½¼å²¸ã€‹æ˜¯ä¸?部反映两岸关系的作品。作品从1958å¹?8月金门炮战切入,主要叙述¡°ä»Žç‚®æˆ˜ä¸­èµ°æ¥¡±çš„两岸关系演变ã?‚叙事基于民间视角,从分离ã?æ•Œå¯¹èµ°å‘é?šå•†é€šå©šã€‚原来两岸各自的播音员,¡°å¿µçš„稿子里是针锋相对的语è¨?,还带有战时浓浓的火药味å„?¡±ã€‚时光流转中台湾曾经的播音员许冰èŽ?¡°é€?休之后,又到厦门大学攻读中医专业,成为全校最年长的本科学ç”?¡±ã€‚作者傅宁军以两岸民间交å¾?的戏剧æ?§ã?ä¼ å¥‡æ?§æ•…事的叙写,富有表现力地反映出两岸ä¸?家亲的历史大势ã?‚从这些作品的取事中,我们可以发现,现实和历史中不是缺少有价值的故事,è?Œæ˜¯ç¼ºå°‘对这些故事的å¼?掘和寻找ã€?¡°é¡¶å°–的非虚构作家都是奇闻趣事的写作高手ã?‚在他们的故事中,小的叙事弧线使故事变得更加有趣,无情地牵扯ç?读è?…的心ã?‚奇闻趣事对于作者表现人物特别具有说服力ã€?¡±ï¼?12ï¼?¡°å¥‡é—»è¶£äº‹¡±æ˜¯å¯¹éžè™šæž„作品故事æ?§ã?ä¼ å¥‡æ?§çš„ä¸?种具体注释ã?‚这样的叙事对作品的审美生成具有重要意义ã€?

ã€?ã€?äº? 表达方式的更æ–?¡ª¡ªä»ŽæŠ¥å‘Šåˆ°å¯¹è¯

ã€?ã€?报告文学的文体命名,真实地反映了命名者对这一文体实际特征的准确指认和对它发展的想象ã?‚从它的发生到发展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ï¼?¡°æŠ¥å‘Š¡±æœ‰ç€å¤šé‡çš„解释ã?‚å…¶ä¸?,Reportage的词根是Report,有报道、报导之意,关联ç?新闻。其二,报告,表示着作è?…某种居高俯视的写作姿æ?ã?‚作者往å¾?是一种全知è?…的角色,有ä¸?ç§?¡°æˆ?¡±æŠ¥å‘Šï¼?¡°ä½?¡±è†å¬çš„意味在。其三,以一种特殊的表达方式,揭示文本的意涵,对读è?…作思想的启发ã?‚报告的第三种解读针对报告文学文体基本特征的认知。以å¾?通常将报告文学的特征,表述为新闻性ã?æ–‡å­¦æ?§å’Œæ”¿è®ºæ€§ï¼Œ¡°å…¼æœ‰æ–°é—»æ€§ã?æ–‡å­¦æ?§ã?æ”¿è®ºæ?§å“æ ¼çš„报告文学,因其自身的特æ?§ï¼Œä½œä¸ºç¤¾ä¼šå­˜åœ¨ã€æ?ç»´å˜åŒ–、心念外烁的直接文学表达,决定了它与社会生活的更密切的联系ã??¡±ï¼?13]何è°?¡°æ”¿è®ºæ€?¡±ï¼?¡°æŠ¥å‘Šæ–‡å­¦çš„政论æ?§æ˜¯æŒ‡åœ¨åæ˜ çŽ°å®žç”Ÿæ´»æ—¶ï¼Œè¿ç”¨å¤¹å™å¤¹è®®çš„表现手法,对所¡®æŠ¥å‘Š¡¯çš„人物和事件加以评议,抒发作者的感情ã€?¡±ï¼?14]政论æ?§çš„语言特征主要体现为议论或夹叙夹议的表达方式,称之ä¸?¡°æ”¿è®ºæ’笔¡±ã€?¡°åœ¨è¿™åƒä¸‡è¢«é¥²å…»è?…的中间,没有光,没有热,没有温情,没有希望¡­¡­æ²¡æœ‰äººé“。这儿有的是二十世纪的烂熟了的技术ã?æœºæ¢°ã?ä½“制和对这种体制忠实服役的十六世纪封建制度下的奴隶ï¼?¡±ï¼?15]这是被视为报告文学经典之作的夏衍的《包身工》中的一段政论,就是典型çš?¡°æ”¿è®ºæ’笔¡±ã€‚新时期报告文学中体现文体政论æ?§çš„¡°æ”¿è®ºæ’笔¡±ï¼Œæˆä¸ºä¸€ç§æ™®éçš„文本景观。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ã?‹ï¼Œæœ‰ä¸å°‘如¡°ä»–生下来的时候,并没有玫瑰花,他反è?Œå–得成绩ã?‚è?ŒçŽ°åœ¨å‘¢ï¼Ÿåº”有所警惕了呢,当美丽的玫瑰花朵微笑时¡±ï¼?16]等语意精警的文字ã?‚在报告文学新闻性优先的时期,作品更多关注的æ˜?¡°æŠ¥å‘Š¡±ï¼Œå¼ºåŒ–的是现实中具有时代性ã?é‡å¤§æ?§å’Œå…¸åž‹æ€§ä¹¦å†™å¯¹è±¡çœŸå®žä¿¡æ¯çš„报道。同时,与这种报道所关联的特殊的政治文化生æ?ç›¸å‘¼åº”,突出作者主体对本文直接的理性穿透和对于读è?…的思想性言说ã?‚这样,新闻性和政论性在报告文学发展的很长阶段,成为它主要的文体特征ã€?

ã€?ã€?当报告文学的写作由基于新闻æ?§åè½¬è‡³æ›´å?šé‡æ•…事性,这种情形就发生显著的变化ã€?¡°ä»Žå•æ–¹çš„报告到试图在作è?…与读è?…之间建立起ä¸?种对话的姿æ?ï¼Œæ˜¯çŽ°åœ¨è¿™ç±»å†™ä½œæ­£åœ¨å‘生着的一个变化,也是读è?…的期许,更是这种文体发展壮大的路径ã€?¡±ï¼?17]报告文学之æ‰?以出现了由报告到对话的变化,不只是报告主体较原先有了é€?隐,还因为报告文学文体的定位、文本的重心设置以及接受者的期待等,都在新的语境有了移挪和改变ã?‚从报告文学的发生史看,它是作为现实批判的武器出现在现代文体序列中的ã€?¡°å°†æŠ¥å‘Šæ–‡å­¦å‘½åä¸ºçŸ¥è¯†åˆ†å­çš„一种写作方式,提取的是知识分子社会关æ??,现实批判的意义ã€?¡±ï¼?18]很明显,这样的报告文学其主要功能是对非理æ?§å­˜åœ¨çš„批判,作家以报告文学的写作介入ã?å¹²é¢„现实生活ã?‚进行这样的书写,写作è?…的主体性是自觉的ã?å¼ºçƒˆçš„、外化的。这样的主体性需要具有介入的对象和载体ã?‚它æ‰?介入的不仅是现实、历史,还包括文本ã?‚体现在文本中就形成作品的政论æ?§åŠå…¶è¡¨å¾æ?§çš„¡°æ”¿è®ºæ’笔¡±ã€‚但从报告文学的历史逻辑看,显然,作为知识分子写作方式的报告文学,只是报告文学的重要义项,è?Œä¸æ˜¯å®ƒçš„全部ã?‚è¿™ä¸?文体推衍至今,实际上它已成为更具宽泛意义的非虚构叙事方式。叙事æ?§æ–‡å­¦çš„基本审美特点之一是以具体生动形象的叙述ã?æå†™ç­‰æ–¹å¼ï¼Œå†çŽ°çŽ°å®žç”Ÿæ´»ï¼Œä½œè?…的主体性隐含在叙事之中。正如恩格斯æ‰?说,¡°æˆ‘认为å?¾å‘应当从场面和情节中自然è?Œç„¶åœ°æµéœ²å‡ºæ¥ï¼Œè€Œä¸åº”当特别把它指点出来,同时我认为作家不必要把他所描写的社会冲突的历史的未来的解决办法硬塞给读è€?¡±ï¼?19ï¼½ã?‚场面和情节是叙事文学的基本要素,恩格斯在这里强调的是叙事文学中作家的æ?æƒ³å€¾å‘性与作品的形象æ?§ä¹‹é—´çš„关系。报告文学写作中的主体æ?§é??隐,直接的政论æ?§çš„淡化等,都可以视为它对叙事文学叙事æ?§ã?å½¢è±¡æ?§çš„基本审美规范的遵循ã?‚另外,与作者主体æ?§è¡¨è¾¾æ·¡åŒ–相反的是,读è?…的主体性有了明显的强化。全媒体语境中的读è?…多路径信息的获取,æ¿?发其主体性的跃动。读者不是一般意义上习惯于接受报告的¡°å—ä¼—¡±ï¼Œè?Œæ›´æ„¿æ„ä»¥è‡ªå·±çš„经验背景参与对作品的认知,建构作品的意义。这样就éœ?要报告文学作者由以往çš?¡°æŠ¥å‘Š¡±å¼å†™ä½œï¼Œé™ä½Žå§¿æ?ï¼Œè½¬å˜æˆä¸€ç§è´´è¿‘书写对象本身的、读者可以参ä¸?¡°å¯¹è¯¡±çš„叙事模式ã??

ã€?ã€?写作了ã?Šæ¢åº„ã?‹ã?Šå‡ºæ¢åº„è®°ã?‹çš„梁鸿,是非虚构写作的代表作家,又是从事当代文学批评的学è?…ã?‚她的作品其实就是报告文学,只不过不是原来形态的写作,è?Œæ˜¯ä¸?种与时俱进的新形态ã?‚作为见证è?…,梁鸿的观察是敏锐的ã??¡°2010年以后所兴起的非虚构写作中,写作者不但没有扮演上帝的倾向,甚至,连隐藏在文本背后意味深长的暗示都没有ã€?¡±¡°ä½œå®¶ä»¬ä¸çº¦è?ŒåŒåœ°æ‘’弃了这个上帝的叙事人角度,è?Œæ˜¯ä»?¡®æœ‰é™çš„个äº?¡¯è§†è§’进入文本ã€?¡±ï¼?20]由在天空的全知çš?¡°ä¸Šå¸¡±é™åˆ°åœ°é¢çš?¡°æœ‰é™çš„个äº?¡±ï¼Œä½œè€…的写作姿æ?å‘生了根本的变化ã??¡°åœ¨è¿™æ ·çš„作品中,作è?…放弃了想要提出总体问题的意图,而只是竭力于展示个人对生活的理解和观感ã?‚这并不代表作è?…对他所书写的对象没有大的理论æ?è?ƒï¼Œä¹Ÿä¸ä»£è¡¨ä»–就没有立场,è?Œæ˜¯ï¼Œä½œè€…更愿意把琐细ã?å……满多个方向的生活内部更准确ã?æ›´æ·±å…¥åœ°å‘ˆçŽ°å‡ºæ¥ã??¡±ï¼?21]梁鸿的这些è¨?说是有可信度的ã?‚她写作《梁庄ã?‹ï¼Œè‡ªç„¶æœ‰ç€è‡ªå·±çš„æ?è?ƒï¼Œå°†æ¢åº„的存在呈现给读者本身就是一种具有主体æ?§çš„选择行为。但读作品,我们可以发现站在我们面前的是梁庄里的人物,作者主要é?šè¿‡ä»–们的口述,以书写对象的¡°å†…部叙事¡±ï¼Œå°†æ‘庄生活的实情端给了读è?…ã?‚由于作品控制了使用主体对叙事意义的直接揭示æˆ?¡°æ—ç™½¡±ï¼Œæ²¡æœ‰äº†å…ˆéªŒçš„预设,呈现给接受è?…的只是生活的原生æ?ï¼Œè¿™æ ·è¯»è?…就会更自主地感受ã?ç†è§£å’Œæƒ³è±¡ä½œå“ã€‚丁燕等作家的写作,也大多这样,面对写作对象,她们从介入转成融入,由观察者成为亲验è?…,文本构建的日常æ?§æ›¿æ¢äº†æ–°é—»æ€§ã?‚这些作品没有了通常的主题,有的是弥漫的基调或氛围,这样自然少了报告¡°ç¡¬å¡žç»™è¯»è€?¡±çš„意味,多了读è?…参与对话的互动空间ã€?

ã€?ã€?å…? 媒介融合¡ª¡ªä»Žçº¸åª’到图文声像

ã€?ã€?¡°å¯ä»¥æƒ³è§ï¼Œä¸‹ä¸?代非虚构故事作家将会走一条与我们完全不同的路ã€?¡­¡­å…·æœ‰åˆ›æ–°ç²¾ç¥žçš„作家们将主动é?‚应不断变化的创作环境,在数字化时代有效利用印刷、å0音ã?å½±åƒè¿™ä¸‰ç§æ‰‹æ®µã€?¡± ï¼?22]这是美国新闻家杰克¡¤å“ˆç‰¹æ•™æŽˆå…³äºŽå…¨åª’体时代新闻境遇的预见,现在已是我们遇见的事实。数字化的全媒体时代,是¡°è¯»å›¾æ—¶ä»£¡±ï¼Œå›¾åƒæ–‡åŒ–对人的审美产生新的重要影响。有学è?…从¡°ä¸–界文学¡±çš„视域中,给出了¡°çŽ°ä»£æ–‡å­¦ç†è®ºçš„演变踪迹:ä»?19世纪åˆ?20世纪,文学理论的母题经历了从¡®æ–‡å­¦ä¸Žç¤¾ä¼?¡¯åˆ?¡®æ–‡å­¦ä¸Žè¯­è¨?¡¯çš„蜕变,并且正在朝向21世纪çš?¡®æ–‡å­¦ä¸Žå›¾åƒ?¡¯æ¸è¡Œæ¸è¿‘¡±ï¼?23ï¼½ã?‚强大的数字æŠ?术创造着逼真又玄幻的图像世界,对受众别有ä¸?种魔力ã?‚这直接启发了原来只以纸媒为载体的一些报告文学作家,借取新媒体的力量,走纸媒与新媒体融合之路,构建写实类作品图文声像ä¸?体的文本形式,从而使这一文体生成新的审美特点ã€?

ã€?ã€?¡°æ–‡å­¦ä¸Žä¸–界的图像性关系一方面表现为文学对于世界的¡®è¯­è±¡¡¯å±•ç¤ºï¼Œè?Œä¸æ˜¯é?šè¿‡¡®æ¦‚念¡¯è¯´æ˜Žä¸–界;另ä¸?方面表现为语象文本向视觉图像的外化和延宕,文字和文本造型、诗意画、文学插图ã?è¿žçŽ¯ç”»ã€æ–‡å­¦ä½œå“çš„影像改编等就是这种外化和延宕的结果ã??¡±ï¼?24]在报告文学的写作中ï¼?¡°è¯­è±¡æ–‡æœ¬å‘视觉图像的外化和延å®?¡±çš„形式,主要有文学插图ã?æ–‡å›¾å…¼å®¹ã?ç”µè§†çºªå®žå’Œå½±è§†æ”¹ç¼–ç­‰ã?‚电视纪实就是以电视作为载体,以文字语言与电视语è¨?(画面语è¨?)有机融合的方式,真实客观地呈现对象的一种作品(节目)类型ã?‚与报告文学有关的是电视政论片,电视政论片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主题主要与改革å¼?放的时政与历史相关,此后大致延续这样设置。张胜友是电视政论片的代表æ?§ä½œå®¶ï¼Œä»–在纸媒报告文学写作方面也有不少建树,但更致力于å¼?拓报告文学新的传播方式,撰写的ã?Šåå¹´æ½®ã€‹ã?Šè®©æµ¦ä¸œå‘Šè¯‰ä¸–界》ã?Šç™¾å¹´æ½®¡¤ä¸­å›½æ¢¦ã?‹ç”µè§†æ”¿è®ºç‰‡ï¼Œä¸»é¢˜å®å¤§ï¼Œæ°”势壮阔,é?šè¿‡å›¾ã?å…‰ã€è‰²ã€å½±ã€éŸ³ç»„构的电视画面语è¨?和有声解说语è¨?的融合,达成了视觉与听觉、抽象与具象、写实与审美等多路é?šæ„Ÿï¼Œæ›´å…·ç»¼åˆè¡¨çŽ°åŠ›çš„传播效果ã?‚报告文学的影视改编是扩大作品传播有效方式,此类改编较多,但这种改编已不是原来意义上的报告文学,尽管是纪实的,但毕竟具有¡°è¡¨æ¼”¡±çš„å› ç´ ã??

ã€?ã€?我们这里更着意以印刷媒体写作的报告文学作家在作品中对图像因素的导入,这是本位意义上的文学与图像的关联。报告文学文体的发生历史较短,原先作品中少见有意为之的图像设置ã?‚这种情况到äº?21世纪初十年有了改变ã?‚西藏作家加央西热获得第3å±?¡°é²è¿…文学å¥?¡±æŠ¥å‘Šæ–‡å­¦å¥–的作品《西藏最后的驼队》,是一部记写藏北驼盐历史文化的作品。作者曾经是驼盐队伍中的ä¸?员,亲历亲验的经历使作品更显真实和真切ã?‚不仅如此,作品有机地嵌入与叙事相关的人事物景的图片,使得文本图文并茂,增添了别具魅力的美感。到了李鸣生汶川地震题材作品《震中在人心》这里,文与图的合致进入作è?…写作的整体设计。作者将作品定位为长篇摄影报告文学,文本的置备也基于这样的预设ã?‚作品用¡°å¹?¡±ï¼ˆç« ï¼‰ã?é•œå¤´ï¼ˆèŠ‚)、特写(节)这样视觉感强烈的方式结构全篇,作品共æœ?4幕ã??25个镜头ã??17个特写组成,形成了文字叙述与照片叙述¡°åŒè¯­¡±å™äº‹çš„统摄ã?‚文与图共构叙事共同体,冷峻的文字与肃默的照片互文相生ã?‚文字并不就是照片的注释,它深挖与照片有关场景背后的故事;照片不只是文字的配图,而以其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现场感的凸显,直抵读者的内心,挥之不去ã?‚ã?Šéœ‡ä¸­åœ¨äººå¿ƒã€‹æ­£æ˜¯ä»¥è¿™æ ·çš„文图一体化,使其获得了¡°ç”¨é•œå¤´å®šæ ¼çœŸç›¸ï¼Œè®©æ–‡å­—留下æ?è??¡±çš„迥异同类题材写作的独特效果,有效地深化了地震不仅是地理的,更是心理的ã?ç²¾ç¥žçš„主题表达。在文与图融合叙事成为自觉的报告文学中,赵瑜的ã?Šé‡Žäººå±±æ·˜é‡‘è®°ã?‹ä¹Ÿæ˜¯å…¸åž‹ä¸€ä¾‹ã?‚这部作品所写是鲜为人知的中国冒险家缅甸淘金的故事ã?‚在探险叙事中,既有奇异的自然与生命的景象,更有物欲中的人æ?§æ‚色ã?‚赵瑜将《野人山淘金记ã?‹å†™ä½œï¼Œä½œä¸ºä¸?次图文融合表达的实验。作品中共收录了800余幅照片,其规模远超ä¸?般的图文模式。更重要的是ï¼?¡°ã€Šé‡Žäººå±±æ·˜é‡‘è®°ã?‹æ˜¯ä¸?次有意识的图文试验ã?‚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创作的篇幅比较长,构成了一个立体的故事,成为一部完整的图文交融之作,图与文,不是外在的剥离单列,不是以å¾?著作的插图版本ã??¡±ï¼?25]正因为作è?…能够有机协同文学表述和视觉艺术,所以作品的现场感ã?å½±åƒæ„Ÿå¾ˆå¼ºï¼Œæœ‰æ•ˆåœ°ä¸°å¯Œä¼˜åŒ–了报告文学的表达方式。这种协同融合的表达方式,对于具有某种揭秘æ?§é¢˜æçš„书写,是特别合é?‚çš„ã€?

ã€?ã€?¡°å…¨åª’ä½?¡±è¯­å¢ƒä¸ŽæŠ¥å‘Šæ–‡å­¦ä¹‹é—´çš„种种关联,实际上比我上述的言说更为繁杂纠缠ã?‚无疑,全媒体时代报告文学的转型有着诸多积极的意义,但我们不能陷入变化都为进化的文学进化论的片面之潭ã€?30多年前美国媒体文化研究è?…å°¼å°?¡¤æ³¢å…¹æ›¼æŽ¨å‡ºäº†ã€Šå¨±ä¹è‡³æ­»ã?‹è¿™æœ¬è‘—作,批评视觉文化兴盛导致的公共话语娱乐化、æ?æƒ³çš„非理æ?§å’Œç¢Žç‰‡åŒ–等问题。报告文学写作,éœ?要作家具有社会责任担当ã?æ•æ„Ÿåœ°å…³æ³¨çŽ°å®žä¸­çš„矛盾存在,体çŽ?¡°æ€æƒ³æ€?¡±å†™ä½œçš„价值ã??21世纪以来的报告文学,伴随ç?主体性的é€?位淡化,突出的问题是思想深度不足、批判æ?§å¼±åŒ–ã?‚表现为题材的偏转,有价值的现实题材写作的缺席;题旨的单面,深度的缺失,较少像ã?Šéœ‡ä¸­åœ¨äººå¿ƒã€‹ã?Šå¤©ä½¿åœ¨ä½œæˆ˜ã€‹ã?Šä¸­å›½æ°´åˆ©è°ƒæŸ¥ã?‹ç­‰å…·æœ‰æŠ¥å‘Šæ–‡å­¦æ–‡ä½“精神风骨的作品ã?‚一方面重视了作品的叙事性,在叙事中建构非虚构文体的审美优势;另ä¸?方面又出现了叙事的芜杂,过度的长篇化,这表明作è?…叙事能力和叙事表现力的不足。导致报告文学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较为复杂ã€?¡°å…¨åª’ä½?¡±æ—¶ä»£ä¿¡æ¯ä¼ æ’­çš„便捷,演化为信息消费的狂欢;技术主义削弱了主体的æ?æƒ³æ€§å»ºæž„,信息的碎片化伴生出æ?æƒ³çš„碎片化;社会转型中,物质主义的抬升与人文精神的流失等,已成为影响报告文学æ?æƒ³æ€§ç”Ÿæˆçš„重要原因。这æ˜?¡°å…¨åª’ä½?¡±æ—¶ä»£ä¸­å›½æŠ¥å‘Šæ–‡å­¦è½¬åž‹ä¸­ä¸€ä¸ªä¸å¯å¿½è§†çš„¡°å˜å¼‚¡±ã€?

ã€?ã€?注释

ã€?ã€?ï¼?1][2]罗鑫:《什么是¡°å…¨åª’ä½?¡±ã€‹ï¼Œã€Šä¸­å›½è®°è€…ã??2010年第3期ã??

ã€?ã€?ï¼?3]川口浩:ã?ŠæŠ¥å‘Šæ–‡å­¦è®ºã€‹ï¼Œæ²ˆç«¯å…ˆè¯‘,ã?ŠåŒ—æ–—ã?‹ç¬¬2卷第1期,1932å¹?1æœ?20日ã??

ã€?ã€?ï¼?4]李敬泽:ã?ŠæŠ¥å‘Šæ–‡å­¦çš„枯竭和文坛的¡°é’春崇拜¡±ã€‹ï¼Œã€Šå—方周末ã??2003 å¹?10 æœ?30日ã??

ã€?ã€?ï¼?5]参见ã?Šäººæ°‘文学ã??2010å¹?9æœ?¡°ç•™è¨€¡±ã€?

ã€?ã€?ï¼?6]吴炫:《作为审美现象的非虚构文学ã?‹ï¼Œã€Šæ–‡è‰ºäº‰é¸£ã??1991年第4期ã??

ã€?ã€?ï¼?7]梁鸿鹰:ã?Šåšå®ˆã?åˆ›é€ ä¸Žå†å‡ºå?¡ª¡ª2018年文学创作管窥八段ã?‹ï¼Œã€Šå…‰æ˜Žæ—¥æŠ¥ã??2019å¹?1æœ?9日ã??

ã€?ã€?ï¼?8]周政保:ã?ŠæŠ¥å‘Šæ–‡å­¦åˆ›ä½œçš„若干理论问题》,《文艺评论ã??1998年第5期ã??

ã€?ã€?ï¼?9]陈祖芬:ã?ŠæŒ‘战与机会¡¤é€‰æ‹©å’Œè¢«é€‰æ‹©ã€‹ï¼Œç¬?112页,北京十月文艺出版ç¤?1986年版ã€?

ã€?ã€?ï¼?10]麦天枢、尹卫星等:ã€?1988¡¤å…³äºŽæŠ¥å‘Šæ–‡å­¦çš„对话ã?‹ï¼Œã€ŠèŠ±åŸŽã??1988年第6期ã??

ã€?ã€?ï¼?11][12][22]杰å…?¡¤å“ˆç‰¹ï¼šã?Šæ•…事技å·?¡ª¡ªå™äº‹æ€§éžè™šæž„文学写作指南》,叶青、曾轶峰è¯? ,第4页,ç¬?87页,ç¬?5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ç¤?2012年版ã€?

ã€?ã€?ï¼?13]朱子南:ã?Šå½“代报告文学四十年》,《苏州大学学报ã?‹ï¼ˆå“²å­¦ç¤¾ä¼šç§‘学版)1990ç¬?3期ã??

ã€?ã€?ï¼?14]罗宜辉:ã?Šè®ºæŠ¥å‘Šæ–‡å­¦çš„特征ã?‹ï¼Œã€Šæš¨å—大学学报ã?‹ï¼ˆå“²å­¦ç¤¾ä¼šç§‘学版)1981年第2期ã??

ã€?ã€?ï¼?15]夏衍:《包身工》,1936å¹´ã?Šå…‰æ˜Žã?‹åˆ›åˆŠå·ã€?

ã€?ã€?ï¼?16]徐迟:《哥德巴赫猜想ã?‹ï¼Œã€Šäººæ°‘文学ã??1978年第1期ã??

来源:ã?Šæ–‡å­¦è¯„论ã??

ã€?ã€?ï¼?17]刘颋:《从报告到对话ã?‹ï¼Œã€Šå—方文坛ã??2012年第1期ã??

ã€?ã€?ï¼?18]丁晓原:ã?ŠæŠ¥å‘Šæ–‡å­¦ï¼šä½œä¸ºçŸ¥è¯†åˆ†å­çš„写作方å¼?¡ª¡ª¡ªå…¼è®ºæ–°æ—¶æœŸæŠ¥å‘Šæ–‡å­¦ä½œå®¶ä¸»ä½“æ?§çš„生成》,《文艺评论ã??2003年第3期ã??

ã€?ã€?ï¼?19]恩格斯:ã?Šè‡´æ•?¡¤è€ƒèŒ¨åŸºã?‹ï¼Œã€Šé©¬å…‹æ?æ©æ ¼æ–¯é€‰é›†ã€‹ç¬¬4卷,ç¬?454页,人民出版ç¤?1972年版ã€?

ã€?ã€?ï¼?20][21]梁鸿:《改革开放文学四十年:非虚构文学的兴起及辨析》,《江苏社会科学ã??2018年第5期ã??

ã€?ã€?ï¼?23][24]赵宪章:ã??¡°æ–‡å­¦å›¾åƒè®?¡±ä¹‹å¯èƒ½ä¸Žä¸å¯èƒ½ã?‹ï¼Œã€Šå±±ä¸œå¸ˆèŒƒå¤§å­¦å­¦æŠ¥ã?‹ï¼ˆäººæ–‡ç¤¾ä¼šç§‘学版)2012年第5æœ?
ï¼?25]赵瑜:《野人山淘金记ã??¡°åŽè®°¡±ï¼Œä½œå®¶å‡ºç‰ˆç¤¾2014年版ã€?

来源:ã?Šæ–‡å­¦è¯„论ã??